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清的水桶

因为开始了,所以就无法停止……

 
 
 

日志

 
 

名叫“不服从”的基因  

2013-06-12 11:41:34|  分类: 露珠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叫“不服从”的基因 - 淡清 - 淡清的水桶
 
      
       本来还在想今年这里的麦熟怎么晚了有半月,等四野所有的麦都收完了,才知道那天正是芒种,紧跟着第二天就接连下起了大雨——果真是知时节呵,果真风调雨顺好江南!
名叫“不服从”的基因 - 淡清 - 淡清的水桶
   
    我的学期也临近结束,虽然我不似农人般年年有不会错过的收获的喜悦,我有的只是小小的意外——
       意外地,选修课考试之后,一个学生走了又折回来,对我耳边悄声说:老师有件事如果不做我会后悔的——然后,就给了我一个抱抱……
       意外地,读到一个学生作业的末尾处写着,只想对老师您说一句:君と出会って、ほんとに良かった与您相遇,真的太好了!)”……
    
    虽然说“如果你找到了喜欢的工作,就等于一天也不用工作了”,可是我还是不相信真有这样的工作,因为人本身的感受就是那么的善变,什么才算是喜欢?但是对我而言,在谋生之外工作的意义,就在于乐趣——要么它能带给我乐趣,要么它能给我充足的“工余”时间去享受乐趣。所以,忽然发现老师与农夫二者竟然如此相似呢,尤其是江南的农夫,除了几段农忙的时节一年中大部分时间真的很空闲呵。
    还有,比如这个正在唱着歌的以莉·高露,一位“左手种稻、右手写歌”的台湾音乐人。
       我不种稻,可不可以,我只种莲?虽不能食,但可滋养傲骨仙风。

       在这个叫做的乡下的地方,春夏是它最丰饶的时节。生长于小隐的我也自然茁壮,不开花不落果,却越来越长成了——我。

    物种的基因不论怎样变异,基因图谱中总有顽固保留下来的。有那么一种人类的基因,我想命名之为“瓦尔登湖畔的梭罗”,它哪怕稀有,也可以在任何时代与任何地域被发现。社会再纷繁,环境再恶劣,物质再奢糜,政治再荒涎,——土壤怎么能改变基因?因为这基因的另一个名字,就叫做“不服从”。

    那天终于看到了《蒋公的面子》,一出“真实虚构”的话剧。看到舞台上的1943年三个中央大学的教授为了要不要给蒋公面子吵个不可开交——因为不同的学术信仰,因为私藏的古籍,甚至是一道“火腿烧豆腐”;他们却是可尊敬的,为了自己的面子和里子,“人”才会有这样的理直气壮;等戏台上时空切换到1967年,天哪,还是当年的三个教授,不过已经辨不出你我,一并低弯着脊梁骨一并卑声下气,何等可怜可憎!那种叫“不服从”的基因,居然真的可以褪化到泯灭不见了?是外在的强力所致还是个体内在的基因突变?

    公元2013年,今天现实的大学课堂与学人的思想生活正在上演着一出怎样的剧?“剧中人”的面子个个光鲜,骨子里面是怎样的不堪?抑或并没有不堪,世道转换适者生存而已。
    只不过,所有叹息追问“不服从又能怎样的人们,不服从不需要别的的意义,它的意义仅仅在于“真实地活着”且不-服-从”。


名叫“不服从”的基因 - 淡清 - 淡清的水桶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