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清的水桶

因为开始了,所以就无法停止……

 
 
 

日志

 
 

写给年度总结  

2011-06-08 20:25:13|  分类: 露珠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年度总结 - 淡清 - 淡清的水桶

 

        年终,依例是各种表格中的总结、述职、考核、评优(需指出的是,相互间并无直接关联)。活在体制内,自然就等于活在各种“表格”内,我真的还做不到不合作——拒绝填写无意义的表格,但至少我已经可以坦然地如实地面对——依例,对于过程我不撒谎,对于结果我无视。

 

        记得在课堂上,我介绍索尔仁尼琴和他的《活着,并且不撒谎》,之后我照常一字一句地对我的学生说出:“在此我愿意向你郑重承诺,在课堂上,我虽然不能说出每一句真话,但我决不会说一句谎话;在课堂下,我决不制造学术垃圾和从事学术腐败。”不论是活着还是工作,态度决定一切。

 

        其实,对于我从事的教学工作,我有话要说,而且是有许多话要说。在中国的高校,法律、政治、哲学这些专业、学科、课程,多少显得有些滑稽——这些有用吗?理想(理论)与现实(实际)的距离有多遥远?与学生一起在课堂上孜孜以求的正义、良知、理性和独立思考是不是反倒令其困扰不断,甚至,因之非主流反倒有碍其未来的生存发展?对此我并不困惑,尤其是读到香港中文大学的周保松老师的《走进生命的学问》一文(附后)之后;尤其是,我以《我的课后赠言》发表在QQ空间里,得到学生一大片回应之后。

  

        感慨万千的是,读到我亲爱的好友,曾经的同事好友给我的QQ留言:“记得我们渐渐发现这个舞台的作用了,那是曾经大家都瞧不起这门课的时候,现在仍是。所以我有时候觉得后悔了,如果还留在那里,可以和你并肩作战。哈~,也会给荒凉的希望;虽然,那会有说不出的折磨和无助,至今还记得那种心情。仍有共鸣。

        是的,你竟然用了“并肩作战”一词!是的,希望是永远留给新的一天的。

 

        主流还是非主流,我向来不喜欢这样区分——无论是工作的意义,还是做人的意义。而意义,才是始终值得思考探究的。以下我的年度总结——如果确有必要,我希望那不是写给体制的,而是写给我的学生的。

 

 

附:《我的课后赠言

 

    本学期的课程结束,感谢同学们一学期的相伴,但总觉得缺少一个象样的“句号”——因为有太多“临别赠言”要说,所以就什么都没说,呵呵。昨天,我读到了一篇《走进生命的学问》,是香港中文大学周保松老师《政治哲学》课程的最后一课,精彩之至,有如醍醐灌顶,愿借花献佛,权当作与各位的课后赠言(我擅自在文中加了黑体、红字,并在括号内用仿宋体加注),与诸君共勉!

 

走进生命的学问

 周保松(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

(原文见http://www.my1510.cn/author.php?chowpochung) 

 

    各位同学,我们这门政治哲学课,讲到这里,已近尾声。这三个月,我们一起研读了当代最主要的政治理论,包括功利主义、自由平等主义、放任自由主义、马克思主义和社群主义。这是一段不易走的知性之旅。在课堂,在小组导修,在原典夜读,在网上论坛,都留下大家努力思考热烈讨论的痕迹。我希望,这些痕迹,会为你们的大学生活添上浓浓一笔,并长留于记忆当中。每年去到此刻,我总是如释重负,却也依依不舍。在这最后一课,我想多说几句。

    一门学问,如果能让你茶饭不思,教你辗转反侧,并改变你看世界看人生的方式,那它一定已走进你的生命。它不是你要应付的功课,不是无可无不可的一堆术语,而是成了你生命的真正关怀。政治哲学,能够走进各位的生命吗?我们课上讨论过的自由平等人权公义,能够激起你们的知性热情,并继续引领大家的思考吗?抑或你会反问,在这样的时代,我们如此认真探究道德和政治,真的有意义吗?(如果你已经开始了“痛苦”的独立思考,怎么会没有意义呢?这只能证明你在成长了。)

 

    让我们回到第一课。世间之所以有政治,因为我们希望好好活在一起。在一个资源适度匮乏而各人有不同利益的社会,要好好活在一起,就必须建立起公平合作的制度。这套制度,将界定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决定社会财富的合理分配,并公正地解决人与人的纷争。也就是说,我们希望它不是建基于暴力恐怖欺诈,而是建基于我们能够合理接受的理由。(记得我们也探讨过政治的真正含义是什么,那一连串的贬义的成语难道真的就是政治的本义吗?还是为了仁爱、为了公义,为了我们生活得更美好?)

    这是政治哲学思考的起点。我们不要小看这个起点,因为它告诉我们,没有制度是命定不变的,没有压迫是非如此不可的。所有制度皆人为之物,并以这样那样的方式限制我们的自由和决定我们的命运。因此,作为具有理性能力和正义感的个体,我们有最基本的权利,要求这些制度必须是公正的。自启蒙运动以来,现代政治最深的信念,是权力源于自由平等的人民,所有权力的行使,必须得到人民的认同接受。(记得那两个用手势区别的词吗?权利与权力,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混淆的哦!)政治哲学不是关心权力如何操作,而是关心权力如何才有正当性。换言之,我们不将社会当作自然状态式的斗兽场,人们无时无刻活在贪婪恐惧当中,彼此奴役互相压迫。不是不会如此,而是不应如此。现实政治当然有暴力丑陋的一面,但我们不愿意接受这个实然就是应然,也不愿永远停留在这个状态,而总是希望通过制度变革和社会转型,克服和超越这种状态。

    因此,政治哲学的任务,是认真探究基于什么道德原则,实践什么价值公义社会才有可能。我们千万不要轻省地说,所有制度都是人吃人的东西,本质上没有任何分别。毕竟从奴役到自由,从专*制到民主,从歧视到尊重,人类走了很长的路,无数人为此牺牲,而这中间是有极为根本的分别。

    这个分别体现在哪里?体现在制度如何对待人。这里的“人”,不是抽象的人,而是实实在在有血有肉会受苦会恐惧会屈辱,拥有自己的人生计划并渴望得到他人承认的个体。这些个体,脆弱但独立,微小却完整。判断一个制度的好坏,最重要的基点,是看它能否给予这些个体平等的尊重和关怀,能否令这些个体感受到活得像个人。所有对制度的思考,都离不开人,离不开对个体生存处境和命运福祉的关怀(所以私利与私权都是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捍卫的,前提是只要它不损人)不是说民族国家宗教阶级政党这些“大我”不重要,而是这些“大我”的存在如果不是要解放人实现人,而是压迫人异化人(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一颗“螺丝钉”或者一只“羊”!)我们就有理由改革甚至放弃这些制度。

    这不是什么艰涩难懂的东西。只要我们用心,我们就会看见那些老弱无依的人,那些受到残暴对待却有冤无处诉的人,那些因为思想而失去自由的人,那些因为贫穷而失去机会和尊严的人。(这一个学期也许你从我这里听到太多你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的事或人,但是他们就活在我们身边,这一点你是不能否认的。)这些人就在我们身边,不起眼地默默活着。只要我们看见,就能体会他们承受着多大的不幸苦楚。这些不幸苦楚,在很大程度上,是制度不公造成的。如果我们渴求公义,就必须改革制度。

 

    不少同学听到这里,或会马上说,你说的都有道理,但一离开课室,这些全是乌托邦第一,真实世界充斥尔虞我诈,现实政治尽是争权夺利。在一个不公正的世界追求公正,犹如螳臂挡车,毫无作用。第二,当你身边所有人都蔑视道德,并善于利用既有游戏规则为自己谋得巨大好处时,你不仅不参与还要提出挑战,这是傻瓜所为。我们为什么不做旁观者,为什么不坐顺风车,为什么不融入体制,却要选择另一条艰难得多的路?!(是呵,为什么不呢?)

    这两个问题,不仅关乎个人的生命安顿更关乎我们为之向往的政治理想能否有实现的可能。(怎么可以没有理想,在你还如此年轻的时候,连我这个“老愤青”都没有放弃过理想呵!)道理不难理解。我们的社会,离正义还很远。我们每天睁开眼睛,见到的往往就是强权当道贪污横行权利不彰弱者受压。有的时候,我们甚至必须蒙起眼睛捂起耳朵内心才得片刻安宁。我们很清楚,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也不可能寄望既得利益者会主动放弃特权。要改变这种情况,必须靠人的努力,必须要有很多很多人站出来,一起去推动社会转变。但从个人利益的观点看,“我”真有站出来的理由吗?借用村上春树的说法,我们真的有理由站在鸡蛋的一边,而不是站在象征体制的高墙的一边吗?(我说过,你只能选鸡蛋,除非你爸是李刚,因为我们自己就是鸡蛋。)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大部分人都会选择高墙。而我们今天的大学,基本上也成了高墙的一部分,并以为既有体制提供“人力资源”为务,而非以培养出具价值意识和反思意识的公民为本。大学离高墙愈近,愈失去她的灵魂。(!!!)正因如此,我想你们真正的困惑是:“如果我真的看到他人的不幸,感受到世界的不义,那么面对如山的高墙,我仍然有理由选择做鸡蛋吗?我这样做,注定徒劳和注定活得不好吗?”

    这是求己而非责人的切身之问。理想与现实之间,好像有着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个体身在其中,遂面对无尽拉扯。怎么办呢?我实在不能随意的说,往高墙靠吧,这样轻松自在得多。但我也不能轻省的道,做鸡蛋吧,就算跌个粉身碎骨也是值得。毕竟,那是你的生命,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命的轨迹,任何选择都会受到一己的个性能力出身家庭际遇等影响。因此,对于“我该如何活”这一实存问题,不可能有简单划一的道德方程式为我们提供答案。

 

    尽管如此,在这最后一课,我还是希望和大家分享一点体会。这点体会,虽然平常,却是多年来我从活中领悟到的一点道理。

    我的想法是,既然我们只能活一次,我们就应该认真对待自己认真对待价值,并尽可能要求自己依信念而活。我们不是在世界之外,而是在世界之中。我们改变,世界就会跟着改变。我们快乐,世界就少一分苦;我们做了对的事,世界就少一分恶;我们帮了一个人,世界就少一分不幸;我们站起来,那堵看似坚不可摧的高墙就少一分力量。(这一点儿也不是什么高调,这就是现实,至少就是我的现实生活,至少你在听我说的时候是相信的,不是吗?我坚信一点,改变自己是可能的,即使所有都不太可能。既然对你自己有希望,为什么要对周围的一切失望呢?所以我不愤,我很温和,我很乐观。)

    这个道理很简单,却是真的。我们常常感到无力,因为我们自觉太卑微,以为什么也改变不了。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也就不必坚持什么;既然没什么好坚持,是非对错遂不必在意。这样一直向下滑,尽头往往就是妥协犬儒虚无(每个人都会犯犬儒病,所以才要坚持。)

    但什么是改变呢?当然,我们不必要求自己随时牺牲小我完成大我,那是不必要的严苛;我们也不应期望仅凭一人之力便可于旦夕之间摇动体制,那是过度的自负。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改变我们的信念和行动(太认同了!!!)因为我们在世界之中,只要我们做对的事,过好的生活,世界就会不同。这包括活得真诚正直尊重自己尊重他人拒绝谎言拒绝堕落(记得我在课堂上对你的郑重承诺吗?)关心身边的人(我说,多多爱自己,少少帮别人)珍惜美好的事物(我说,生命就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参与公共事务。当愈来愈多人以这样的方式生活,愈来愈多人见到这种生活的好,新的文化就会形成,公民社会就有生机,旧的不合理的制度就有崩塌的可能。退一万步,即使这一切都没发生,我们自己还是改变了──我们活出了自己想过同时值得过的人生。(对此,我们自己会很骄傲,因为有资格才骄傲。)

    我知道,说易做难,尤其在巨大的不公体制面前要求自己做个公正的人,需要极大的自信和勇气,同时必须承受无数不可知的风险(记得ego这个词吧?它就是自信和勇气的来源。)但我们还记得罗尔斯在《正义论》中如何论吗?“人一旦爱,遂极脆弱:世间没有所谓爱恋之中却同时思量应否去爱之事。就是如此。伤得最少的爱,不是最好的爱。当我们爱,就须承受伤害和失去之险。”罗尔斯是说,决心做个公正的人,就像投入爱情一样,路途中总有可能会受伤。但我们不会因为爱的风险太大而放弃去爱。为什么?因为公正和爱,是我们生命中重要的价值。实现这些价值,生命才会美好。

    也就是说,活得正当和活得幸福,不是两回事。公正不是一种强加于己的外在戒条,而是我们理应欲求的宝贵德性。公正这种德性,关乎我们如何合理地对待彼此。活在一个极度不公的社会,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我们或许是体制的受害者,或许是体制的直接或间接得益者。受害者固然没有幸福可言,但得益者如果只懂得利用体制为自己谋取好处,将他人当作工具,终日汲汲于权力名利,对他人没有关爱没有尊重没有信任,这样的人生如何谈得上幸福?!

    所以,我始终相信,建立公正的制度,培养正直的人格,保守良善的心灵,是美好人生不可或缺的条件。(我也始终这样相信。)如果我们都有这样的信念,都愿意在生活中一点一滴去做,社会就有机会变好。

 

    这就回到我最初的问题:政治哲学能够走进各位的生命吗?这里的“走进”,不只是指知性的投入,更指政治哲学中对人的关怀和对正义的追求,能否启迪触动指引大家的生命。我这学期最深刻的体会,是意识到教育最高的目标,是使人学会了解自己善待自己学会看到他人的苦难,学会爱如果大学教育没有这些,那么读多少理论修多少学分掌握多少技能,都没有触及教育的根本。这是一种人性教育我们透过教来育成人,使人理解和感受到人之为人最重要的价值所在。有了这些,我们才能开始谈如何追求美好人生和建设公正社会

    各位,原谅我在这最后一课,还要如此唠叨。修完这门课,很多同学即将毕业。我是多么希望我们可以这样一起一直的探索下去。我最怀念的,是原典夜读。当所有人散去,只有我们的课室亮着灯,我们打开书,安安静静,一字一句,细细咀嚼罗尔斯马克思。我们很幸运,有机会接触这些伟大思想。我们因此责任重大。中文大学新亚书院校歌,有“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千斤担子两肩挑,趁青春,结队向前行”句。那是钱穆先生对新亚人中大人的期许。我愿以此和大家共勉。

 

    (非常感谢周保松先生。虽然他不知道,他的这一课会有人产生如此的共鸣——然而,我又确信,他一定知道的。在大陆的大学里,怎么会没有与他有着同样信念并执着追求着的同道中人呢?最后,想祝愿各位怀抱着自己的理想,坚定地努力地去实现它,用4年时间收获属于你的没有遗憾的大学——即使你是在常工院。

   “我们享受生活,我们和美好的人呆在一起,我们保持怀疑,我们批评,我们不合作,我们能快乐地改变这个体制。”这是我的偶像连岳说的。

 

2011年1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